诗与颂歌。

勇厨。勇右固定。

我看着你的神情和话语含情脉脉,我会吻到你的嘴唇红肿。在床上我会狠狠的上你,离开了床我会温柔的亲吻你的眼角。让你知道我早已离不开你。

勇利听到维克多说。让我占有你,勇利。

维克托多了个细小的新习惯。
他在思考或者担忧什么的时候,他会用嘴唇触碰勇利送他的金戒指。那仿佛给他了一种安全感。
而维克托挂心的对象往往就是勇利。

午睡。深夜睡不着随便短打一下。

#勇利视角。
#一个同居的插曲
#有点年龄操作,虽然因为没有描写到所以看不出总之尤里奥长大了。


连续几天的阴雨天后,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我刚从外面把衣服收进来,一进到卧室发现尤里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的手臂枕在脑袋下面,他的身子侧躺着蜷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弧度。尤里的猫咪从门口踩着它软咩咩的小步子哒哒哒的跑进来跳上床,爪子一勾一抓的踩了会被子然后窝在尤里的腰腹处的一个床铺凹陷,小姑娘眼睛一眯长长的尾巴半圈起身体就打起了阵阵呼噜。

...老实说这幅场景看的我也有点困了。睡意几乎是一点点的爬上我的全身让我困的冒泡。窗外有点鸟鸣声,窗帘被风吹的扬起,金灿的阳光透进来照在地上。这样的场景让人感觉太惬意了,更不要提旁边在床上一人一猫安详睡觉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人不去选择和他们一起睡觉而是继续清醒的做事情。

我意思意思的挣扎了两三秒钟,然后就把还没折好的衣服抛弃在一旁了。把眼镜摘下放在床头柜上面,我尽量放轻我的动作一点点的把身子陷入软绵的被子里面,小姑娘睁开她圆乎乎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软软的喵了一声又接着小息了起来,躺在被子里我的睡意更深了眼角已经困的泛出泪花。我翻了个身子侧躺着面向尤里的睡脸,他的眼睫微颤我看到了睫毛间闪烁的一些光点,左边小半个脸颊埋进枕头里面。

我打了个哈欠,听着小姑娘有节奏的呼噜声,只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



尤里:💤💤💤
猫:呼噜呼噜呼噜。
勇利:💤💤💤